新闻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新闻中心 > 高层博客 | 回到首页
让心灵飞向真善美
发布时间:[2012-04-16] 作者:互联网 | 返回

让心灵飞向真善美

 

媒体常问我有什么业余爱好,我的回答是没什么业余也没什么特别爱好。他们觉得挺奇怪,你每天工作十几小时我们信;但总有工作以外的时间,你喜欢做些什么呢?我回答:阅读。

于是又有了第二个问题,阅读什么呢?说实在的,我的阅读涉猎很杂很广泛,小时候包茴香豆的字纸我都舍不得扔掉,几乎有字的我都要扫上几眼,其中时政类、财经类、管理类等占了我大部的阅读时间,但是有两类书籍,在我枕边随取随放,一类是中国古典文学类;另一类是数理科学类。

毋庸讳言,我每天的工作压力和精神张力都特别大,到了深夜,想从亢奋状态立即上床入睡很难,我要通过上两类阅读来转换脑筋,转移大脑皮层的兴奋灶,才能过渡到睡眠。

爱读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是我一大嗜好。夜深人静,半卧近灯,一卷在手,满口生香。与古圣先贤神交,顿觉胸襟广阔,心扉畅亮,宠辱皆忘,忧苦全无。默诵着传世佳作,生发出仁爱情怀,借古鉴今,推人及已,明察是非,感悟得失,想着一切可以从头越,心情转好,筋骨一松,依稀入梦。

在这里,我更想多说一些的是另一大阅读嗜好——数理科学书,许多人都觉得这些都是枯燥乏味的书,在我看来却是引导我走进真善美境界的向导,一路上风光旖旎,美不胜收。

我从小喜欢自然科学,各门成绩特优。苦于文革没书念,早早去工厂当了工人,虽然业余时间也找些科普补充营养,但毕竟没有系统深造。文革后期我遭受严厉审查,失去了政治前途和自由,年轻的我为了排解心中的忧愤,关押之中我除了大声背诵古代志士仁人的篇章诗句以励志以自挺外,更多时间扎进数学苦思冥索。由于没有书籍纸笔,只能用墙皮在水泥地上演算,反而心算和记忆能力大大提高。我无师自通,竟然推演出韦达定理、黄金分割定理、等差等比数列的通项公式,几乎全部三角函数的各式定理和有难度的虚数棣美弗公式等,至今未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政治局面开始宽松,我的父亲给我送进来一本马克思的《数学书稿》,里面全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高等数学的文稿,我如饥似渴,又在囹圄中弄懂了微积分原理等。在没有行动自由的禁锢中我找到了一条通往思想自由的精神通道,在暗无天日的关押中,我依靠数学听到了宇宙星空的召唤,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我弄懂了那么多的自然科学的原理,也会对科学社会的原理作了反思和探讨,痛恨自己虚狂和浮躁,看清了自己小小年纪追逐名利参与文革的污浊,觉得自己与真善美的生命追求背道而弛,接受惩罚是必然的,于是我翻然悔悟,决心洗涤自己追随真善美。我自此坚信宇宙的终极真理是沿着真善美的路径可以到达的。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国家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的人生又添加了职工老师、国企经营、下岗创业这三个经历。虽然一路艰辛,但是爱好阅读反而日甚一日。我每天平均用于阅读的时间决不少于四个小时,其中大部化在时政、财经、人文方面,而午后或睡前的时间必是数学和物理。

数学、相对论原理、弦理论这三种书在我办公桌,床头柜、卫生间里是“必备的”。古人业余读书有“马上、枕上、厕上”的三上之说,可当下人们开车不骑马了,不可能驾车阅读,便少了“一上”。我从小养成习惯,喜欢边吃饭边看书,凡我一人用餐时,菜是不计较的,书是必须有的。因此我的三“上”是“枕上、桌上、厕上”,利用这“三上”,随手拿起一书,任意翻到一页就会被深深吸引住,几页看完,身心愉快。这个习惯我几十年如一日。我不是数学和物理的专业学者,我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我离学术前沿相差不止十万八千里,但是凭我的自身感悟,我觉得我因为略懂数学而深感幸福,在这个层面,我可以跟造物主对话,我的思想可以自由驰骋,我们心态可以平和宁静,我的人生因为追求真理追求永恒而感到外在充实和内心趋美。

对数学的理解和探究,使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年青时,我无疑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接受传统哲学教育,认为这个世界乃至整个宇宙只有“运动的物质和物质的运动”,此外并无任何先验的东西存在。“物质和运动是第一性,精神与意识是第二性的。”彻底的唯物主义导致我片面认同所谓全人类解放的革命目标,忘记了永恒真理是由真善美的路径而抵达,忽视了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

但是当我读懂了许多数学,了解了相对论、弦理论等原理后,我开始认真思考“物质”“运动”“能量”“精神”“意识”这些定义的由来。弦理论指出宇宙万物的基本单元并不是基本粒子,而是振动的闭合弦,不同的振动构成不同的基本粒子,用形象的话来比喻,这等于说不同演奏形成不同的音乐旋律,构成了大千世界的“交响乐”,这和人的精神意识具有同源同属意义。不仅如此,相对论提示了时空转换、能质转换等,彻底颠覆了传统物理学的时间与空间、质量和能量的概念,平时我们无法想象的“时间凝固”“空间变形”等奇异在临近光速运动时成为理所当然的事实。物质形态决定运动方式,运动方式又决定物质形态。我想,既然弦理论最有希望将自然界的基本粒子与四种相互作用力统一起来,那么也最有希望把存在与意识、精神和物质统一起来。从而把唯物主义、唯心主义都统一到绝对的永恒的真善美上面来,宇宙的本质是真善美。

走进数学世界就走进了上帝的宫殿,数学是上帝与我们沟通的语言,宇宙的深处是上帝的住处,只有通过真善美才能飞往才能遨游。我不清楚是否真有上帝,但是我确信宇宙有一种叫做真善美的安排,这位安排者如果叫上帝,我就信奉上帝,如果叫佛祖,我就信奉佛祖。因为到了数学物理的深处,也就到了宇宙时空的深处,到了哪里你既可以验证真善美,也可以验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们无法穷尽真理的本源,但我们可以设定真理的化身。因此,我宁可相信造物主恩赐于并引导着我们走向真善美,也不愿相信自相残杀的斗争哲学。

我常被数学物理所揭示的真理惊叹不已,又为这些真理的力量和完美深怀敬畏。比如数学中的三个常数,一个是π,表面理解只是圆周率,一个是e,表面理解是自然对数的底,还有一个是Φ,表面理解是黄金分割数率。可是这“数学三圣”揭示了多少物质运动的规律,宇宙万物都与它们有关。我们地球人仅凭这三个数就可以与任何外星人交流。一个eiπ+1=0是数学王国中最卓越的公式。五个最重要的数1,0,π,e,i和两个最重要的符号+、=共七个数符构建了一座巍峨的真理大厦,面对真理的质朴、简洁和纯美,让人忍不住掉泪。我认为,发展着的数学是一座不断扩建的花园,既不断扩充着崭新的真理,又完美包容着过去的真理。数学的伟大在于一切都需证明,凡是被证明了的真理永远成为花园里的景观。永不被推翻被否定被批判。联想我们俗人社会中许多伪科学,都是权贵斗争的翻手牌,今天是真理明天是谬误,今天要崇拜明天被摧毁。科学是冷静的客观的要求被事实证明的。今天我们的许多政治家、社会家、企业家,你们身上有没有数学的品质?科学的精神?

让我们的心灵共同来仰望星空,遨游星空。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TEL:+086-572-2687898 FAX:+086-572-2687899 E_MAIL:qgb@chinasilkroad.com.cn
版权所有 2011丝绸之路控股集团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