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新闻中心 > 高层博客 | 回到首页
凌兰芳:春蚕吐心血 锦绣写人生
发布时间:[2012-06-02] 作者:互联网 | 返回
  下岗职工买下改制企业 抠钱烧钱完成产品转型


凌兰芳:春蚕吐心血 锦绣写人生

作者:俞旭东  来源:湖州晚报  时间:2012-5-28

 

    我从17岁进丝厂当送茧工,至今已经42年,命运已经把我变成一颗春蚕,春蚕到死丝方尽,梦想成真心始甘。为了家乡丝绸振兴,为了祖国丝绸发展,我愿意付出自己的全部心血。

    凌兰芳,1953年11月出生,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现任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先后获得“全国茧丝绸行业终身成就奖”(2006年)、“风云浙商”(2006年)、“浙江省改革开放三十年30位创业创新突出贡献功勋企业家”(2008年)、“湖州市突出贡献人才奖”(2010年)等荣誉。

    在丝绸行业,凌兰芳提出振兴发展丝绸的诸多建言建议,都被有关部门采纳。缫丝智能化、织造无梭化、服装品牌化、家纺国际化,他率先在做。奥运、世博、外交礼送等场合,都有丝绸之路集团文化产品的倩影。
    当年“品学兼优的雷锋式好少年”有许多梦想:天文学家、数学老师、船王、诗人……如果没有进入丝绸行业,他的人生或许会有许多种可能。投身丝绸事业,他“苦不堪言”,但又“痴心不改”。在这个实业家身上,种种特质汇聚。回顾冷暖自知的创业史,他自称“春蚕”。

我有饭吃,你们不会喝粥

    十年前盛夏的一个下午,在市中心几百人的大会议室,湖州“永昌”和“东风”两家企业的改制下岗职工围着一个戴眼镜的斯文人,听他用近乎嘶哑的嗓音喊着:
“我跟大家一样,也是改制下岗职工,33年的工龄买断费是28000元。从今以后,我们共同创业,继续我们的丝绸人生!我在这里表态:我有饭吃,你们不会喝粥!在我老婆下岗之前,你们不会再下岗了!”
    这个充满激情的演讲者正是凌兰芳。几天前,他和他的创业伙伴收购了这两家企业。原定45分钟的改制复产上岗大会,由于凌兰芳的演讲以及与员工的务实对话,竟然延续了三个多小时。
    湖州素称丝绸之府,丝绸产量长期占全国十分之一,出口占六分之一。上世纪末,由于体制落后技改停滞,湖州丝绸国企大都歇业停产,拍卖出售,上万人改制下岗,丝绸之府变成了丝绸之苦。
    2002年5月,湖州市丝绸改制全面展开。因为要倒算改制成本,“永昌”和“东风”出售价格高达8500万元。各路“战略投资者”看了看停产一年多的38亩厂区,望了望生锈的破旧设备,翻了翻2989名员工的名册,默默离开。
    这本账怎么算都是血本无归,第一次拍卖因无人问津而失败。可是过了两个月,自己也是下岗职工的凌兰芳居然表态“敢揭皇榜”。所幸,在有关部门组成的收购听证会上,30多位领导、专家组成的评委认真听取了凌兰芳“创业就业,重振丝绸”的战略构想。最后一个问题来自政府秘书长:“请问凌兰芳,将要支付的8500万元你筹措到了没有?”抹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凌兰芳答道:“首付的2000多万元,我借的高利息已经到手,押金也已如数交纳。首付以后的分期付,我正在寻找筹借渠道,相信能够解决,身家性命在此一举,请各位领导明察。”听证会结果,凌兰芳得了90分,于是就有了开头这一幕对话。
    对话可以很精彩,但现实却依然骨感。加上随后的浙丝二厂等国企,改制收购前后借付超过1.7亿元。年迈的老父亲听到消息问凌兰芳:“听说你一人管了几家厂,公家有没有给你涨工资呀?”无言以对的凌兰芳只能苦笑,因为不仅他自己没加一分工资,这几千号人的工资都成了严重问题。
    厂区的野草有一人多高,许多设备锈得连螺丝钉也拧不下来,技术、营销等核心岗位真空……停产歇业的“4050”企业老迈不堪,凌兰芳面对的,几乎是一片荒芜。
    “永昌”复产那天,鞭炮震天响,可是能开工的机器只有16台,只需12个挡车工上岗。大量员工待在家里,工资照发。坐吃山空,第一年几个企业亏损700万元。于是,除了扩大生产规模,返岗2000人外,凌兰芳绞尽脑汁安置待岗员工,租宾馆、开建材厂、卖煤气,甚至还带领员工上妙西的深山老林里挖腐植土做花肥交易。
    逢年过节,严寒酷暑,突发事件,凌兰芳总会在车间里度过。深夜,他会买上点心、水果送到车间,与员工谈心。能受天磨真铁汉。在创业的最初两年里,两千多名直接上岗的员工很快融入了创业分享的企业文化之中。不论劳动签约、劳动收入、劳动环境,还是劳动强度,都做到了行业领先。
    2006年,凌兰芳应邀出席全国先进民企表彰大会。登上人民大会堂,他起草和宣读了《建设社会主义和谐劳动企业》倡议书。第二年,他又以艰苦创业、关爱员工,被评为“风云浙商”。主持人白岩松询问感言,凌兰芳脱口而出:“大风起兮云飞扬,下岗工人兮变浙商,兄弟姐妹兮受鼓舞,丝绸之路兮通四方!”


当掉裤子,也要完成转型

    2006年立秋过后,菱湖浙丝二厂的北门外90亩建设用地上打桩机开始轰鸣。凌兰芳要在这里建设一个丝绸深加工提升附加值的数码织造新厂,加上正待改造的浙丝二厂老厂区等多项配套,要形成一个先进制造业示范基地。配合风俗,凌兰芳作文并在动土现场诵读。此后,这篇《丁丑动土祭文》的骈体美文在网上广为流传。
    当然,这条“丝绸之路”想要“通达四方”,势必还要完成对体制顽疾的动土破冰。传统制造业竞争力缺失、低端产业链价值缺失、企业自主研发和自主营销能力缺失以及产品科技含量与文化含量卖点缺失——在改制创业之初,扛起本土丝业旗帜的凌兰芳团队要将设想付诸现实,并不轻松。
    在他最初的设想中,仅仅依靠上下吃苦耐劳,可以通过“优质高产低消耗”来争取效益。但这难免一厢情愿,不革除老设备、老工艺、老品种、老市场,不从自主研发、自主营销、自主创新上提升核心竞争力,湖州丝绸翻不了身。变革在所难免。
    于是,2007年,他在广西投资建厂,2008年引进最先进的无梭织造设备,2009年又在四川投资建厂,2010年收购浙大易纺,2011年高档品牌丝绸家纺项目又全面铺开……
    过去数年中,凌兰芳的丝业卷轴正在一步一步展开:他试图将丝绸前道基础原料工序逐步转移到西部,将丝绸后道品牌附加工序扎根在本部,在全国范围内完成产业布点,建立制造加工基地。研发创新基地,加上营销发布中心,要一气呵成。
    融资难、揽才难、市场难;坚持实业报国,坚持转型升级,坚持品牌创新——丝绸之路集团的成长史,几乎就是在不断的挑战与应战中完成。2008年大雪压厂房,2009年大旱蚕茧失收,2010年茧荒保世博,2011年底广西丝厂火灾,九九八十一难,凌兰芳和员工们都顶了过来,反而在灾难之后每夺丰收。
    几年下来,丝绸之路集团成了国内行业的领军者。随着企业影响力的扩大,国内乃至中东、东南亚、东北亚等地区的同行业者,都表达了加入凌兰芳“师傅厂、龙头厂、品牌厂”模式的意愿,进而提出优越的招商条件。经历了“当掉裤子”的蜕变阵痛,现在,凌兰芳与他的“丝绸之路”,正在完成华丽转身。

抠钱与烧钱的博弈
         今年5月18日,重庆“渝洽会”的丝绸品牌论坛上,重庆外经委何副主任讲了一个故事:“侄女儿结婚,问她要什么礼,她说就看中了一个专卖店里的‘欢莎’丝绸家纺六件套。买来一看,丝绸之路集团的品牌还真是不错,富丽堂皇,只是价格有点贵哦!”这个桥段引发了全场会心的笑声,也得到了国家商务部领导的赞许:“做丝绸品牌要向丝绸之路集团学习,引领时尚消费。”
    在丝绸之路集团的品牌布局中,“湖商”是传统产品的高性价比品牌;“丝路花雨”则属于电子商务网购品牌;而定位于国际高端品牌的“欢莎”诞生不到四年,已经声名鹊起,驰誉海内外。
    “欢莎”的灵感,源自北京奥运会上刘欢与莎拉·布莱曼合作《我和你》。凌兰芳告诉记者,“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正符合丝绸家纺的纯美大爱。诗人灵感影响企业战略走向,对他而言,这并不是第一次。
    有了商标,不等于有品牌。在确立品牌定位后,凌兰芳实实在在地用最好的茧缫最好的丝,织最好的绸,做最好的家纺,用心血创立民族丝绸的顶级品牌。
    在凌兰芳的理解中,事业留人,激励留人,感情留人,有人才才会有品牌。在“丝绸之路”这个大家庭中,许多业务骨干的工资收入都在家长凌兰芳之上。他有句名言:“购物九毛九,用人一块一。”意指买东西可以讨价还价,一块还他九毛九;用人一定要在报酬上超过他的期望值,给过头,让他觉得有盼头。对于与企业发展相始终的人力资源,求贤若渴的凌兰芳从未吝惜投入,因而“丝绸之路”这个平台,才吸引了设计、研发、营销等各类人才前来投奔。
    众所周知,丝绸之路集团是个十分节俭的企业,可是抓技改做品牌,凌兰芳却特别舍得掏钱。他说,过日子是抠钱,一分当一块用;上技<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TEL:+086-572-2687898 FAX:+086-572-2687899 E_MAIL:qgb@chinasilkroad.com.cn
版权所有 2011丝绸之路控股集团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